摘要

  新时代,推进民营企业高质量发展需要“内外兼修”和“双向发力”。制约民营企业高质量发展的主要问题是,实体企业生存困难,产业结构不合理,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突出,企业账款被严重拖欠,创新发展动能不足,诚信经营亟待提高。推进民营企业高质量发展,一方面需要通过优化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完善精准施策的政策环境、健全平等保护的法治环境、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来持续推进营商环境建设;另一方面需要民营企业转变经营理念、经营战略、企业治理、管理方式,培育适应高质量发展的新特质。

  关键词

  民营企业;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营商环境

  基金项目

  中国社会科学院登峰战略优势学科(产业经济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京津冀协同发展智库课题“民营企业营商环境评价研究”(2019G03)

  当前,我国经济正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个过程必然要求民营企业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长期以来,我国民营企业面临不同程度的市场准入歧视、市场环境有失公平、政策环境不够优惠、法治环境偶有不公、政企关系失去分寸等营商环境问题。近年来,为扭转这种对民营企业发展不利的营商环境,我国政府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积极进展。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11月1日召开的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以后,民营企业营商环境有了很大改善。但是仅外部营商环境得到改善,并不能保证民营企业自动实现高质量发展。民营企业高质量发展终究要靠民营企业自身苦练内功来实现。当前,中美贸易摩擦、科技竞争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加上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在这种情况下,民营企业自身的努力尤为重要。

  既有研究更多的是重视如何改善民营企业营商环境来促进民营企业高质量发展。有一部分研究注意到民营企业高质量发展需要其自身努力才能做到,也有一部分研究重视外部营商环境优化和企业自身努力的协同。徐建华认为,新时代民营企业的发展需要营造更好的发展环境,尤其是需要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保障民营企业依法平等使用资源要素、公开公平公正参与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1]。银温泉指出,当前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民营企业要想发展,必须踏实经营,进一步提高自身素质[2]。毛敏认为,新时代的民营企业尤其需要不断加强自身修炼,为实现高质量发展蓄积能量和准备条件[3]。魏勰、欧阳青燕认为,民营企业高质量发展需要立足大质量视角,融入卓越绩效管理核心理念,持续推进质量管理[4]。隆国强认为,民营企业实现高质量发展,既要练好硬功,也要练好软功,硬功夫包括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等,软功夫包括改善公司治理体系、开阔视野、创新意识、提升管理等[5]。本文认为民营企业实现高质量发展,需要“内外兼修”和“双向发力”:对外需要有良好的营商环境,对内需要企业苦练内功乃至实现“蜕变”。

  一、民营企业高质量发展的制约因素

  当前制约民营企业高质量发展的问题既有外部环境因素,也有企业自身问题,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6个方面。

  (一)企业经济效益滑坡,实体企业生存困难

  近年来,受经济下行影响,民营企业经济效益滑坡明显。2018年规模以上私营工业企业利润总额为17137亿元,比2017年减少5906亿元。民营企业资产利润率下降更为明显,2011年之后出现了持续下降趋势:2011年为14.21%、2012年为13.24%、2013年为12.43%、2014年为11.05%、2015年为10.59%、2016年为10.64%、2017年为9.50%、2018年为7.16%,2018年比2011年下降7.05个百分点[6]。即使对民营企业500强来说,2018年销售净利率、净资产收益率也分别比2017年降低0.1、1.31个百分点,保险业的资产净利率不足2%[7]。

  统计数据表明,制造业领域民营企业数量占比已达90%以上,民间投资的比重超过85%。民营企业在制造业领域是实实在在的“主力军”和“突击队”。民营制造企业发展方式转变与否、发展质量如何,直接决定了我国制造强国战略实施的进度和工业发展质量的高度。但是近年来,在全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从事实体经济的民营企业面临沉重的成本压力。资金、土地、电力等要素成本维持高位,人力成本和“五险一金”等社保缴费不断增加,上游原材料价格上升,企业效益持续下滑,生产经营面临较多困难。第十三次中国私营企业调查数据显示,人力成本上升、不变和下降的企业分别占83.11%、10.68%和6.10%,物流成本上升、不变和下降的分别占70.83%、23.93%和5.24%,能源成本上升、不变和下降的分别占66.05%、27.45%和6.50%[8]。

  (二)市场准入有歧视,产业结构不合理

  第十三次中国私营企业调查数据显示,私营企业所从事产业主要是制造业(27%)、批发零售(13%)、农林牧渔(7%)等,而从事采矿业、电力煤气水供应业的均只占1%,从事金融业的占2%[9]。在经济相对落后的中西部地区,这个问题更加严重。甘肃省70%的非公有制企业集中在房地产开发、建材、商贸、餐饮、农产品初加工等产业链初端,以小规模、分散性经营、劳动密集型为主,较难进入有长期收益和贡献的电力、水利、铁路、石油、金融保险等领域;金融、教育、信息类新兴产业领域的市场主体较少[10]。民营企业产业结构不合理,经营领域相对狭窄。由于民营企业分布在相对狭窄的传统产业经营空间里,产业成长空间相对有限,加上企业创新不足,产品同质性较强,容易形成产能过剩。民营企业往往被迫进行“价格战”,企业经济效益受到很大影响。民营企业产业结构不合理、经营领域相对狭窄,与长期以来我国民营企业市场准入歧视直接相关。尽管近年来我国已采取诸多措施大幅度改善营商环境,包括采取推行市场准入的负面清单制度,但是隐性的市场准入限制取消不是短期内能彻底实现的。据调查,有超过62%的民营企业认为自己遭遇过“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问题。在招投标方面,由于民营企业身份或者规模偏小等原因,一些中小民营企业直接被取消参与资格,或成为事实上的“陪标人”[11]。

同花顺上线「疫情地图」 点击查看:新型肺炎疫情实时动态地图>>>

  原标题:新冠肺炎治愈之后是否有后遗症?专家回应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Powered by 配资参谋www.xunnong.com.cn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5-2025 中信e配官方网 版权所有